十四爷

左使养了只阿柴,院长养了只哈士奇!一只外表可爱实则温顺乖巧,一只表面很A实则逗比,果然叔叔们和表情包狗狗们很配啊!啊哈?

【忌逍】寂寞晚来风

终于抓住了情人节的尾巴,手机戳文真是“废”一般的感觉,借吴先生的一段视频,写的这个小段子,没能抓住精华,就这么看看吧!哈哈哈哈……

  还有我爱老福特!




  怎么是他?!

  见来给自己量身的小裁缝杨逍心“咯噔”一下。

  张无忌同样也无法将眼前身着西装三件套的金丝雀与以前一袭月白长衫的人联系在一起。

  男人抬了抬手,蓝衫老仆哈了哈腰轻手轻脚带上门走了出去。

  此刻时间静止,邮轮上幕幕温情涌现在眼前,就像地壳下翻涌地岩浆,灼伤了他们,又不能明言。

  乱世之中青年找了杨逍很久,没想到再见面心爱的人成了军阀情人。

  什么携手夕阳,什么不向现实低头,现在想想委实可笑!

  更可笑的是,这背叛了他们海誓山盟的人,依旧让他抑制不住心动。

  “先生是做长褂还是西装?”

  青年颤动嘴唇,问出的话破了音。他强装镇定又暗骂自己犯贱。

  “哒、哒、哒。”

  地板发出清亮的响声。

  男人来到青年面前不悦地问:“你……真认不出我了?”

  “叭!”

  青年手中的小皮箱掉落在地又惊慌失措地蹲身去捡,手还没碰到皮箱一角脸就被按到一片凉滑的银灰色反光布料上。他一下意识到那是男人的马甲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男人揉着青年的发蹲下身,他贴近青年的脸审视青年的眼睛,见他目光闪躲,笑问:“你很怕我吗?”

  男人憧憬过与张无忌再见面的场景,一个风景雅致的公园,一个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咖啡厅或者一个迷情的黄昏午后,绝非这尴尬到让人窒息地场景。

  青年额上沁出了汗脸色铁青,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男人看在眼里失望地在他心口推了一把,明明不是很用力青年就跌坐了下去。

  怂包!

  男人坐到昏暗角落的沙发上,神情寂寞地点了一支烟。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小裁缝也不再是许他一世的少年,他不奢求这人对他旧情不忘,只是拿当他是久违的故人对待,他都会好受些。

  “你很怕我吗?”男人又问了一遍。必然的语气就像在说:你是对的,跟大帅的情人搭上关系是要挨枪子儿的!

  青年缓缓起身,没有回答。

  在他看来这是嘲讽,是证明了自己能力不足,可天知道他有多不甘!

  男人心凉透了,他掐了烟起身道:“量完,走人!”

  青年憋屈的打开皮箱拿出皮尺绕到男人身后,愣神地盯着他纤瘦的背影,油然升起浓重地保护欲。

  这是你日日想念的人呐!你怎么舍得让他身陷泥泞!张无忌,他是你的!

  思念的心就像一条疯狗,你把它关到门外,却抵不住它歇斯底里地狂叫。

  青年一把搂住男人腰身,紧紧勒在怀里。

  “跟我走。”

  一阵细雨在杨逍心中洒落,原来姓张的一个拥抱就能让他轻易沦陷。

  他环住青年的双臂,倚身将头靠在青年肩头,半眯着眼轻语:

  “不想要命了吗?”

  “我只要你。”青年红着眼眶在男人耳边呵气。

  男人的情绪崩了,回身勾住青年的脖子狠狠吻住他内心的悸动。

  忘情惹出旖旎,而回报它的必是抵死缠绵。



  

【忌逍】《我哥很迷人》

依旧ooc,不太会讲故事,短篇(短的更性感?哈哈哈哈哈)@潜翛 迟了,迟了!亲爱的别嫌弃啊!爱你 ❤️

【忌逍】忌逍 (文)杨喵喵与狗崽子的日常,就写一些琐碎的些事。这篇就ooc又甜又沙雕,还要感谢憔悴的阿嗷3。

  


  

  

  

  

  

【难忘今逍忌年华】【MV】关于忌逍的歌(翻唱:十四家的汪)

这首歌送给忌逍圈的小伙伴们,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感谢@yoyoyyu17帮忙做视频(这个作品算是我们的共同参与),感谢@肚肚提供的首尾图片,还有旁白是@SyCen《克制》中的片段,这个频看似简单,但凝聚了大家的力量。希望我忌逍恩爱百年😂(希望2020两位多出作品多营业,最好能同框,祝愿!)

【忌逍】以身试险(弃帅保*)

做为一篇预留文放着,篇数够不够的也不管了,拯救教主文用了@不记名点的梗哈哈哈借花献佛莫要怪罪!

梦海棠

宣读圣旨的宦官一旁默默看着御林军用剑架在朱允文颈间,暗自哀叹帝王家薄寡的亲情。

杨逍一袭白衣匆匆赶来,亮出金牌痛声呵斥:“放肆!还不将剑拿开。”

 那人见到免死金牌移了剑退到一边,朱允文立马捉住杨逍的手腕。

 “他们说的可是真的?你要进宫?”

 杨逍忍痛拨开朱允文的手“嗯”了一声。

 “我去求四叔收回成命!”

 朱允文一甩手臂夺门而出,杨逍追将出去一把将人拉回。

“别去,没用的……。”

 朱允文夹着泪看向他:“杨逍?”

 “你怎么这么傻?”杨逍眼里満是疼惜:“什么四叔?帝王家讲亲情么?你若此时去找他就是抗旨不遵,便给了他杀你的由头。”

 “我不在乎!”

 “那我的命呢?”

 “……。”

  有人说,爱过,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却不知缘分是那薄薄的春幡经不起离别一握的反皱。

杨逍留下一缕青丝,一叠素稿,半壁残诗随在门口亲自迎接的朱棣进了宫。

“白首之约,为何失言,为何失言?噗……。”

朱允文见此郁结吐血……

 

 秋凉已在夏天的绳头打了结,所有夏花一夜之间不再烂漫。杨逍被禁于苑,见这落败的花儿不禁畅想:然道这些花也经历了断肠?才枯萎衰败?

银蒜押帘人寂寂,玉钗敲竹信茫茫……他收起旧人送的玉钗站在高处眺望。

一座旧城,不住瞭望,不再系马,卸了鞍,没了剑,也没了他的念想。

见人独倚斜拦,如洛神一般绝美,朱棣静静地伫立着。自朱允文府中接走杨逍,那一夜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这人。那感觉让他一直记忆犹新,可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在想什么?”

朱棣打破寂静,杨逍回过神露出浅浅一笑,眸中扫过薄薄的寒凉。

“可有美酒?”

岁月将杨逍的青丝吹成缕缕白发,朱棣很是感慨,当年他壮志凌云,逸兴湍飞,挥斥方遒,就盼坐这天下之主。如今江山、佳丽、美酒都有了他却忘了何为满足,只有杨逍容颜,让他觉得留住了一丝来之不易的美好。

朱棣与杨逍逐宴于楼亭,他与他斟酒对饮,手把金樽,珠光流转。杨逍面泛桃红已然微醺,月光正好缀在他的长发,此时此刻这人美到可以闯进诗人的句子里。

桃花面,点绛唇,怀揣一抹惆怅。朱棣看痴了,他走向杨逍将人揽入怀闻他发上的幽香,吻那沾上月光的红唇。

烛光摇曳,残香袅袅,秋情交织缱绻。

杨逍闭上双目,眼角那些湿凉的,破裂的露珠滚落……

连理千花,相思一叶,他心里记挂的仍是那个如叶一般的青年。

“杨逍!”

三更鼓敲过,朱棣惊怕地帮怀中衣衫不整的杨逍擦去口中溢出的血。

 “你杀了他,可……我不能杀你。”杨逍抚上朱棣垂着泪的面颊悲戚一笑,他与这人纠缠错结的情丝是时候抛却了。

 “你别说话,你别说话……来人!”

杨逍口中的鲜血越吐越多,朱棣的手上袖上全是醒目的红色,怎么擦也擦不完。

 “你看,秋、海棠……开了。”

 此时,落红成阵,风飘万缕,幽香送亡人……

又是一年初秋,庭中惆情的海棠花开了,冰冷的气息擎如那人身影还在。






就是如此短小,为祭天出一点绵薄之力,实在不明白教主那么可爱为什么要烤教主,我默默摸了下口袋,嗯!椒盐带了!

 

 

 

【忌逍】无颜!

重新发, @SyCen 十辆已停好,要奖历(可以的吧?可以的吧?)

忌逍的皮衣梗(情侣装,约!)

【忌逍】情热上

 

祝大家圣诞快乐,和 @我是人间一小胖 联写的上下篇,大家一定要期待小胖老师的下篇,带你热起来!一团烈火的燥动!

 

OOC

【忌逍】one night love

不知不觉已经第九辆 @SyCen 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

(各位看到结局的时候,我已经逃走……)



【忌逍】浑道士的追妻路

同人,OOC,清末背景。试写小段,有人看就往下写,没人看就咕着了……(我好任性)



张无忌听到一声声惨叫拿着法器赶到主墓室已经迟了,地面上躺着几具村民的尸体和散落的镇魂钉,主墓内的石棺也被打开,棺盖斜搭在棺侧。村民死相可怖,身体奇形怪状的扭曲着,面部狰狞眼睛圆瞪凸出,很明显死前看到了很恐怖的事情还遭受了痛苦的虐杀。张无忌从布袋中拿出一张黄符小心翼翼地靠近石棺,石棺上刻着天师符他认得,那是专门镇压高等僵尸所用的符咒,村民口中的怪物很有可能是绿毛尸,这是张无忌的第一反应,越靠近石棺张无忌越是紧张,他的心突突直跳,好像下一刻心脏就要从嗓子眼蹦出来,可走到石棺前棺椁里除了些陪葬品什么也没有,他瞥向棺口红色细毛一样的东西用手拈起一点仔细观察心下大惊:不好!是红毛!

  张无忌想起师祖的训话:普通尸体尸化初期指甲会变长身上会长出白毛称为白毛尸。白毛尸吸收月光精华指甲会变黑发硬白毛脱落长出绿毛,称为绿毛尸,这种僵尸刀枪不入很难对付。而红毛尸则是由绿毛尸经天地阴气滋养而成,它的指甲如钢刀伸缩自如还具备思考能力,玄门道人见了没祖师爷的道行就只用考虑两个字:逃跑!

  可背后那双通红的眼睛告诉他,他已经逃不了了!

  地面之上为阳宅,地面之下为阴宅,杨逍住在地下王陵的地宫之中,在这里他已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最爱的就是看看这里古书或者坐在七星状的盗洞下吸收日月精华,是的,日月精华,他是一具不怕太阳的死尸,他已经死了,但能蹦能跳,他没法解释这么其怪的现像,所以他自已也说不上来他自已到底是什么。

  他和着白衣在一直没灭过的油灯下看玄学类的书,想找出自已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可在他仔细研读时火红的油灯一下变成了青紫色,一般出现这种现象就是有阴魂出现,他习以为常地对着空气嚇了一声:“出来!”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杨逍面前,这人样貌俊朗体型高大看上去很年轻道士装扮。

  “对、对不起,我是被这引魂灯引来的。”张无忌无辜地盯着眼前像神仙一样美的男子。

  杨逍看了眼灯,心想:你终于做了次好事,没招一些面目丑陋的东西过来!

  突然空中形成一个脉圈一下禁锢起张无忌半透明的魂魄,他慌张的挣扎起来:“你、你不要毁我魂魄,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杨逍抬眼看向紧张万分的魂魄语气像结着冰:“小道士,你道术如何?可会奇门遁甲之术?”

“你问这做什么?”张无忌愣在那里停止挣扎。

“如果你能帮我离开这里我就放过你。”

  张无忌眼珠一转立马明白了“神仙哥哥”的目的,他怕不是想出去又不懂奇门之术被困在这儿了吧?张无忌看了看这间石室问:“这是哪儿?”

  “帝王陵地宫。”

  奶奶个熊!张无忌艰难地吞了口口水,帝王陵的规格千万种,皆玄门大能之士排卦定生死门,他一个学艺不精的半吊子……可……他不想在这儿魂飞魄散啊!他的肉身还在上面的墓棺里他还得将自已的灵魂送回肉身复活自已!

  “不就是帝王墓嘛!”

张无忌笑得心虚,心中早有一个小人跪在祖师爷面前为自已夸下的妄语请罪了。

杨逍听后高兴得起身下一秒就站在了青年面前,虽然面上还是那么冷若冰霜:“你能从这里出去?”

其实张无忌也不知道行不行:“排卦卜位我可以,只怕这里会有灵兽镇守,我可不是灵兽的对手。”

杨逍收掉张无忌身上的脉圈冰冷的脸透着万分的自信:“这可以交给我。”

他将一本羊皮古书放入怀起拿起一柄锈黄的剑道:“现在就走。”

“等,等一下。”

张无忌叫住要走的人。

杨逍眼神不解的盯着古怪的小道士,只见他指了指那盏引魂灯:“带上它。”

地宫的走廊阴暗幽深带着股子泥土和白石灰味。

杨逍拿着灯走在前面,张无忌就跟着后面飘:“你是谁?怎么称呼?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杨逍安静惯了受不了叽叽喳喳的声音,他转身用剑指着张无忌的魂魄:“再呱噪就让你魂飞魄散。”

张无忌吓得双手捂嘴,神仙哥哥好无情啊!

他捂着嘴仍不死心的问:“唔唔唔唔唔唔唔?”

“什么?”

“那我怎么称呼你?”张无忌松开手说完又立马捂上,生怕多说一个字这人就一剑挥过来。

杨逍收起剑留给他一个背影。

“杨逍。”

杨逍?好好听的名字,仙里仙气的跟他好配啊!

张无忌飘到杨逍左边:“我叫张无忌。”又飘到右边:“终南山的一个小道士。”

“闭嘴!”

如果不是还要靠这个魂魄离开这里,杨逍现在就想灭了他!

张无忌真的闭了嘴,杨逍也感到了不对劲,走廊里突然阴风阵阵,前面的路黑得一个深深的漩涡,这时,凭空出现一排穿着盔甲手拿长抓的人朝他们迎面走来。

“是阴兵!”

在张无忌惊呼声中杨逍一个转身挥出剑气,一排人影倾刻散成了黑沙。张无忌惊奇地盯着那把锈黄的剑,没想到一把破铜烂铁竟有这样的威力!比他的符咒强多了!

“这是什么剑?”

“斩仙剑。”

“你说什么?”张无忌以为自已听错了,斩仙剑?这不是道家圣物吗?怎会在神仙哥哥手上?